大红叽被桃姐姐拖进被窝XXXXXXX

一只道行千年的红色原鸡精,目前是密林的注册建筑师
桃桃是我老婆,不接受反驳

【旧文补档】【迪迦奥特曼】火星土豆金坷垃 3,4

第三章

 

GUTS的飞行员多少都会修飞机,最差也会基本的日常维护。没有紧急行动时,飞燕系列战斗机的保养工作一般就是由队员做的。其实严格来说,这并不是分内事,但是大家都觉得会开就得会修,你要对自己的机械伙伴了如指掌才能飞得好,更何况他们确实有这个能力学。

 

而且队里还有大古和丽娜这两个热爱飞机的人在。

 

飞燕二号成精的这天,新城负责夜间巡逻,开的就是它。至于为什么开一架长达29米的大型战斗机去飞巡逻路线……说来令人伤心,大古保下的那架飞燕一号又炸了,就在他缺席的这两天里,武器系统装备完全的只剩这架已经活到三岁的二号。他回到机库,立马和等着他回来的维修工程师开始日常维护检修。GUTS的战斗机随时都可能出击,所以一直要保持在最佳的状态。飞机的机械、线路和系统都没有问题,唯一要做的事情是加油,新城便让工程师回去了。

 

燃油加满之后,新城清清楚楚地听见有人在说话,然而整个机库里的活物只有他一个,如果不算细菌的话。飞燕系列上都没有装AI,而且受过几次基地被入侵,武器系统不能启动的教训,三种型号的战斗机连自动驾驶系统都卸了,只剩一个自动降落功能。这声音是哪儿来的?!他吓得紧紧地抱住了飞机的起落架,一手已经摁住了枪。

“谁!”他用吼声给自己壮胆,“有种站出来!”

 

回音消散后,机库里只有通风扇的嗡嗡声,还有熟悉的、极有安全感的机油味。

 

新城刚松了口气,只听得一个明显属于小女孩的声音在他头顶炸响:“我啊!我是飞燕二号!我终于学会说话啦!”

新城受过训练的脑子本能地在转,通过飞燕二号的配置以及声音传来的方位和分贝,飞快地排除了女孩子被困在机体里和队友恶作剧用录音吓他的可能。那就只剩一个解释了,外星人入侵,还拿他们的战斗机做宿主,就像同化了吉普他三号的怪兽一样。

 

他就地一滚,然后飞奔而出跑到机侧,拔枪就指向左翼根部的引擎,左手食指扣上GUTS通讯器的紧急按钮。只要他按下去,司令室和成员的房间会同时响起警报,机库的监控设备会将现场画面无缝传输到每一个人的通讯器上。

 

“新城哥哥!!”飞机一看他摆出了进攻姿势,顿时急了,“我真是飞燕二号!我这种情况应该叫成精了!真是成精了!我不是外星人!别打我别打我别打我啊啊啊啊啊啊!!”

 

“我打败的第一只怪兽是单角的加库玛!那时候的驾驶员是堀井,你和大古!堀井上飞机前吃了纳豆!你喝了橙汁!”

 

“第二次出击是对战被怪兽同化的吉普他三号,宗方副队长的裤子上洒了牛奶,印在我的后排右侧座椅上了。”

 

略带机械感的清脆童声连珠炮般地响起,所述的内容都是不会记录在案、也无从窃取的,除非亲身在场。新城慢慢地放下了枪,他不得不相信,这飞机他妈的真成精了!

 

等等,成精了?!成精不是要什么吸纳天地灵气的风水宝地吗?TPC的海上基地算个鸟的风水宝地啊!全是机械、电磁辐射、武器弹药、高能能源储备——还神他妈一溜的反物质发动机,要多人工就有多人工,和自然灵气哪里沾得到一点边啊!

 

飞燕二号见他放下了枪,一下开心起来,说道:“我是在第二次对战基里艾尔人时有了自己的意识哒!我记得那时候是迪迦战败了,我们一起开灯照他。好像就是他复活的那一瞬间,大量的能量外溢,把我和当时那架飞燕一号都包围住了,我就突然之间醒了过来,像是重新出生了一次。”

 

“你说,你成精是因为迪迦?”

 

“对啊!我想想该怎么说啊,大概就是……被他的光同化了?然后突然有一天被叫醒,所以有了意识?”

 

“为什么只有你成精了?别的飞机呢,还有我们的车呢?”

 

“啊,按理说飞燕一号的概率是比我要大的,大古天天坐在里面变身。毕竟,变身的瞬间爆发出的能量是最大的,最容易同化我们这些机械,但是……活得最久的一架飞燕一号也就三个月吧……还没来得及形成意识就被你们炸了。”

 

“怪不得……怪不得我明明记得哪里的机械有小故障,等开回基地,什么问题都没有,跟新出厂的一样。原来如此……”

 

“对啊,没有生命的机械是很脆弱的。但是成精之后就像你们动物一样嘛,哪里伤着了可以自己长好啊,机动性也比以前高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新城沉吟。他只觉得自己如果再不离开这里,脑袋就要爆炸了,连忙对飞机说:“你有名字吗?”这飞机精的声音太甜太嫩,太像小孩,新城的语气也不知不觉地变了,软了下来。

 

“诶,难道不是我的出厂编码TPCF0003-GTW02吗?”

 

“我帮你想个名字好不好呀?出厂编码太长啦,叫起来好费时。”

 

“好啊好啊!!”

 

“我还在值班,现在得走了,明天想好名字再回来找你玩。”新城刚想走,又想起了件重要的事情,回头道,“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大古哥哥就是迪迦奥特曼哦。”

 

“我知道啦,这是最高机密!我也不会随便对人说话的,新城哥哥你放心好了,加油工作哟。”

 

新城如获大赦,转身夺路而逃,短跑测试都从未跑得这么快过。他一路冲进远在同层另一端的洗手间,把整张脸泡进冷水里,费了好大功夫才冷静下来。他蹲进最小的隔间,思考了很久该把这件事情跟谁说,最终决定找大古。毕竟他自己都能变奥特曼,对飞机成精这种事情的接受度肯定比较高。他知道大古在医疗中心,应该不会开通讯器,他就是想碰碰运气,说不定人家就接了电话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他在隔间里蹲太久,洗手间的感应灯自动关闭,只剩两盏暗幽幽的紧急指示灯。灯光太鬼畜,吓掉了大古的通讯器。

 

真由美听完了全过程,只觉得兴奋。她一直相信精怪是存在的,没想到自己身边就出现了一只刚出生几年的小飞机精,实在是太可爱啦!

 

身为TPC的一员,真由美在入职时接受了系统的保密培训。她清楚哥哥带来的这个消息绝不能泄露出去——其实她是怕可爱的飞燕二号被抓去大卸八块研究,她还想等成精的飞机修成人形呢。

 

有了盼头之后,她的工作热情又上涨了一个档次,从小天使直接变成了温柔威严并存的大天使长,在和风细雨和雷厉风行之间无缝切换。看得缩床上的大古一愣一愣的。

 

大古的体质和恢复能力本来就好得要命,被打得爬不起来都能转眼间徒步翻山,被关在医疗中心里整整一个星期,天天睡眠充足毫无工作压力还好吃好喝,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营养充沛得都可以当培养基种蘑菇了。

 

但是TPC的饭是真好吃。组织有钱,请的大师傅都是各菜系的名厨,还有专门的营养师针对不同岗位工作人员的营养需要搭配饭菜。抓住了员工的胃才能抓住他们的心,对TPC这种军事性质的特殊组织来说尤为如此。天天面对的都是未知事物,不知道哪天就要玩命,饭如果再难吃,前线战斗人员估计都得跳槽叛变。

 

新城有差点吓死队友的前科,被护士长妹妹下了禁令,严禁他出现在住院部大门五米以内,不许给住院的队友随便打电话,不许以任何形式给队友传达任何会造成负面冲击的消息。所以直肠子的新城硬生生地把飞机成精一事憋了一个星期,折磨得他快要便秘。

 

好几次,他差一点就没忍住告诉了堀井,毕竟堀井是他的好基友,也是研究武器的科学家,但新城都死命憋了下来。他害怕面对话一出口的未知后果——万一堀井直接去拆飞机研究呢?上级知道后会不会,会不会下达什么队小飞机精不利的命令?他不是不信任自己的队友,GUTS的每一个人都很可靠,也对未知事物有足够的接受能力,大家都能联手压下大古是迪迦这个消息,更何况是一个没什么杀伤力的小飞机精。只是世事难料,知道的人多了,秘密也就不是秘密了,而你连责任在谁都找不出。

 

还是忍到大古回来跟他讲吧!大古是个善良得不行的老好人,有事找他肯定没错。新城这么想着。

 

出院回岗这天,大古一进司令室就感到浑身难受。体内的光带给了他卓越的第六感,他能将对常人来说不过是些微不适的感受放大,而现在,他仿佛感到自己的背上爬了好几只猫,毛绒绒的、高温的身体黏在他皮肤上来回地蹭,痒到了骨头里。

 

一瞬间,他怀疑自己的同性队友里是不是有人在狂热地爱上了他。但是怎么可能啊,他们都直得堪称直男典范。

 

他很快判断出了那个人是谁。

 

早间巡逻的人员一直都是抽签决定,第一个被抽中的走空中路线飞遍全日本,第二个开车巡东京市区及其周边。因为巡逻时间撞上早高峰,走市区大多会堵在路上,所以两人用时也差不多,多半能同时会基地。

 

大古第一个被抽中,紧接着,他看见新城带着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扑向了居间惠队长,嚎叫着求队长让他和大古一起去,那凄厉的声音简直催人泪下,活像刚被棒打鸳鸯的古代大小姐。

 

然后队长想都没想都同意了,还让丽娜去巡市区。她好像没察觉到任何不对,还是一脸平静地喝咖啡看报告。

 

大古和丽娜对视了一眼,丽娜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卧槽他是不是要抢我男人”。大古不知如何回应才妥当,只能挤出一个傻笑。

 

飞燕一号在一阵轰鸣声中弹出基地。GUTS的头盔自带可调隔音耳机,但是得益于TPC成熟得降噪隔音技术,队员驾驶战斗机时很少启动这个功能,因为驾驶舱内的噪音被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即使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也不会损伤飞行员的听力。而且,不用隔音耳机的话,两个驾驶员还可以关掉所有通讯,在机舱里说点悄悄话呢,谁也听不到。

 

飞机刚爬升至安全高度准备突破音障,坐在驾驶位的大古就看见通讯系统的提示灯由绿转红,提示对外联络被完全切断。

 

接着,坐在后面的新城幽幽地说:“大古,我为那个半夜打给你的通讯真诚地向你道歉。我一定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对不起!”

 

“啊?”大古又想挠头,想起来自己带着头盔抓不到头发,只好把手放下,“哈哈,说实话,那时候人晕乎乎的……都想不起来了。”

 

“这样啊,总之真的很对不起。”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又怕被别人听见,所以想在这里说。”他又道。

 

听着他那凝重的口气,大古的心猛地一沉。难道丽娜出了什么事?还是新城要退役了?生病了?自己是迪迦一事被别人发现了?

 

“有一架飞燕二号,据她自己说,她成精了。”新城如释重负,语速明显加快,“她真的完全没有恶意,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绝对不是什么入侵者。”

 

大古松了一大口气,笑着说:“她啊,我知道啊。她是因为迪迦的光才有了意识的,我能感应到她身上的能量变化,最近是不是学会说话了?哎呀,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像传说里的妖怪一样变成人,肯定会很可爱呢。我一直没找到和她交流的办法,也没法问她的名字。”

 

“原来你早就知道啊。”

 

“哈哈,”大古尴尬地笑道,“应该和你的考虑一样吧,我怕别人知道了会伤害她,所以一直保密。”

 

“但是队长也发现了。居间队长和我一样有超古代血统。”

 

“队长?”新城叫道,“队长她打算怎么办?!”

 

“等飞机学会变形了,让她当TPC的吉祥物或者代言人,毕竟29米长也太大了点啊哈哈。”


 

第四章

飞机精实在是太可爱了,即使她不会变形,也没有人类可以解读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她那脆甜的小嗓音、呆萌的性格和威武炫酷的外形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能瞬间攻陷所有人的心理防线,哪怕是性格刚硬的吉冈哲司。他板着张扑克脸走进机库,出来的时候春风拂面,犹如一个新晋的慈祥爷爷。

 

吉冈哲司的确刚有了孙子。

 

飞机成精一事成了泽井总监、吉冈长官、GUTS众人和真由美共同的秘密。大家为给飞机精命名激烈地讨论了三天,差点打起来。堀井坚持叫她飞燕,新城觉得长达13位的出厂编号已经非常萌了,而宗方和吉冈起的名字压根就不能看。一直以来都以靠谱著称的居间惠队长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起了个“落落”(Ochiru,意为掉地上),美其名曰为了和广大普通市民拉近距离,自嘲GUTS天天坠机。野瑞暗恋真由美,她说什么都是好好好对对对。到最后,起名的重任还是落在了丽娜、大古和真由美身上。

 

三天后,飞机精终于有了一个靠谱的名字,小空酱(Sora),寓意祝愿她自由自在地在蓝天上飞翔。她本人极为开心,似乎是隐隐察觉到自己逃过了一劫。

 

看着高兴得涂装锃光瓦亮、每一根螺丝都往紧里扭了扭的大飞机,众人的想法都只有一个——快点修成人形吧好想看啊一定超可爱啊快给我们当形象代言人吧我们TPC不够亲近民众越来越像冷漠的军事组织了啊这样可不行啊!为此,吉冈长官还偷偷地把大古拉到一边,怂恿大古多在这架飞燕二号身边变变身,没事干都可以变一变。吉冈的话唐突了点,但是这是所有知情者的心声……

 

其实大古真的是想的,如果神光棒还在的话。可惜,他连逃避极端危险的战斗都做不到。加坦杰厄一战后,他就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的命彻底交了出去,还是交给了一个常年失踪一句话也不会说的异族神棍。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GUTS众人按部就班地巡逻、调查、打怪兽,没有任何需要迪迦上阵的理由。大家每天都陪小空说话,教她一些人类社会上的文化习俗,为她修成人形做准备。但是没有人提议过给她装个AI,尽管对小空来说,这是最为便捷的学习途径。连上了TPC网络,她能迅速括展知识储备。如果是两年前成的精……那会AI还没卸掉,然后TPC就被外星人黑怕了,一股脑全拆了个干净,甚至放弃了人工智能无人机的计划。

 

进入十二月,TPC本部马上就要开年终总结会议。这关头全组织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财政部和后勤部。在其余部门的反衬下,平时天天又在前线玩命,又在后方搞研发,偶尔被拉去抢阴阳师的饭碗去给人抓鬼,连个觉都不一定睡得完整的GUTS反而成了最清闲的部门,毕竟他们只要继续做好日常工作就行了。

 

就在这时候,泽井总监出了个意外。他难得有空去趟独生女儿家,却被自己四岁的熊孙子一球砸断了腿。那球势如破空,飞过十多米的距离仍然劲头不减,干脆利落地击碎客厅的落地玻璃,砸中了堂堂现任TPC总监前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泽井总一郎的右腿。对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来说,这是相当严重的伤情,但他仍想坚持返回岗位。众人规劝无果,不得已只能找来后勤部部长赵二蛋。

 

赵二蛋是个长居日本的中国人,经历可以写成一部现代武侠小说。他以前是国际名厨,性格爽朗剽悍,和泽井私交颇深,是一辈子的损友。这样的人做事自然不走寻常路——他提着一把开山大砍刀插进了泽井面前的桌板,不发一言就成功让泽井乖乖卧床养伤。

 

泽井受伤,他的职务由警务局长吉冈哲司代行,而后者的脑子好像被赵二蛋那一刀给插了,制定了一个足以留名史册的惩罚制度。其手段之丧心病狂,有效性之高,令后人赞不绝口。

 

吉冈长官制定了个什么规定呢?如在吸【和嘤嘤嘤谐嘤嘤嘤】烟区以外违规吸【和嘤嘤嘤谐嘤嘤嘤】烟,罚一个星期上厕所不能带手机、小说或者任何有字的东西;如在仓库、机库等禁【和嘤嘤嘤谐嘤嘤嘤】区,处罚时间延长至一个月。这规定令风纪部全员佩服得五体投地,姜果真还是老的辣。

 

其实基地投入使用的前几年里,绝大多数成员都很自觉。毕竟这算是个军【和嘤嘤嘤谐嘤嘤嘤】事基【和嘤嘤嘤谐嘤嘤嘤】地,易燃易爆危险品很多,乱抽烟是在拿命开玩笑。但后来,大家逐渐发现TPC的防火防爆技术非常先进,堪比黑科技般的战斗机消音降噪技术。而且,好像只要避开监控,抽烟并不会有什么问题——

 

海上基地约半数时间会沉入水下,整个内部空间处于封闭状态,所以基地的通风系统性能极佳,烟草燃烧的气味会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有研发和维修部门工作室在的区域,火警系统都只检测高温烟雾和毒【和嘤嘤嘤谐嘤嘤嘤】害物质,点根香烟的那点烟雾根本不会触发火警。

 

老烟枪们开始控制不住了,一些有资历有后台的长官更是肆无忌惮。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除最高层的那些领导和风纪部职员外,整个GUTS都是要躲开的。这帮人恪守规定,思想品质好专业素养高,堪称铁面无私,而且后台一个比一个硬,抓到谁违规吸烟就敢直接举报,管你的身份背景。

 

这样“相安无事”了好些年,风纪部一直想彻底杜绝这一安全隐患,但苦于很难抓到证据,推行的规定威慑力不够,执行起来又有困难,事情便不上不下地僵持着。直到一个倒霉的中层干部撞上了吉冈哲司。

 

吉冈长官那时偷溜去机库看小空酱,走了条少有人迹的偏僻通道,正好看到那个老烟枪吞云吐雾。那眼神空洞、表情飘忽得如在云端,嘴角还挂着点介于欲【和嘤嘤嘤谐嘤嘤嘤】求不满和爽上天之间的微笑,偏偏眉头紧皱扭曲成一团,还随着烟雾的吞吐收紧放开,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要多颓废就有多颓废。

 

直白点说,这他妈抽根儿烟跟高【建国后动物不许修炼成精】潮了一样,是得憋了有多久啊!说出去别人还觉得TPC虐待吸烟的员工啊!

 

吉冈哲司暴跳如雷,当场炸成了一道哉佩利敖光线,抓着老烟枪的领子直接将他拖进了风纪部,而后凭着这股尖刀般的劲头,一鼓作气起草了这项处罚规定。躺在床上的泽井总监还亲笔写了声明,表示自己大力支持吉冈哲司。

 

TPC基地内部的洗手间门外都有高精度扫描设备,平时只是自动扫员工胸口的身份条码、当做自动门机关在用,改个程序设定就能让它扫描指定人员身上的手机和书,一旦发现就不给开门——这规定执行起来易如反掌。

 

得知这一消息的小空酱兴奋难抑,不由自主地扑了扑翅膀,带起的气流掀翻了一辆清洁车和大片盆桶箱包。当时机库里并没有人,但是大古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小空身上呈井喷状增强的能量——她离能变成人形又近了一步!


评论(3)

热度(37)